• 人物|堅守在“銀杏世界”的開拓者——記中國藥科大學樓鳳昌教授

    作者:來源:瀏覽次數:5927發布時間:2015-12-31

           他,是中藥化學研究領域的一員老將,從上世紀六十年代畢業留校走進實驗室,一呆就是半個多世紀。從青年到老者,從風華正茂到白發叢生,他把數十載的春秋都獻給了自己所熱愛的中藥化學科研事業。

           他,身兼國家新藥評審委員、江蘇省新藥評審委員、國家中醫藥學會理事、江蘇省中醫藥學會常務理事等多個專家頭銜,研究成果豐碩,著作等身,獲獎無數,卻一生淡薄名利,為人謙和。

           他,就是國內中藥化學研究領域的知名學者,中國藥科大學博士生導師樓鳳昌教授。

    2012年底,喜訊傳來,樓鳳昌教授主持研發的新藥銀杏內酯與銀杏內酯注射液一舉獲得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頒發的兩項新藥證書,這是近年來國內乃至全世界在銀杏研究領域取得的最重要的研究成果之一。

           “銀杏的世界真美”

           說到當初為什么會選擇銀杏化學活性成分這個研究方向,樓教授解釋道,上世紀七十年代歐洲銀杏葉研發產品如金納多(Ginaton)等異軍突起、風行一時,在全世界范圍內都十分暢銷,然而想到當時國內制作工藝粗糙且科學含量很低的同類銀杏藥物,對自己的內心世界觸動極大。

           “銀杏葉的主產地就在咱們中國,其資源占到全世界總量的70%,并且早在秦漢時期我國就已經將銀杏葉用于疾病治療,我們怎么能將這個領域拱手相讓呢,我著急??!”時至今日,說起當年走上銀杏葉研究之路的緣由,樓教授仍激動不已。

           俗話說:“萬事開頭難?!痹谏鲜兰o七八十年代的中國,該領域的研究幾乎空白,相關儀器設備及科研資料也極度匱乏。正是在這樣的條件下,樓鳳昌教授“白手起家”,靠著頑強的毅力,一一克服實驗場地、經費、技術等諸多難關,漸漸地研究有了起色。至上世紀九十年代,相關研究走出困境、脫穎而出,已在國內明顯處于領先地位。先后獲得了江蘇省科學技術委員會頒發的兩項鑒定成果、國家中醫藥科技進步一等獎、2011年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等多個獎項,并被列入江蘇省“十五”重大科技攻關項目和國家“863”攻關項目。至今,該課題的研究已成果斐然,累計獲得新藥證書4個,分離、確認、命名新化合物銀杏內酯K、銀杏內酯L5個,累計申請發明專利11件,其中6件已獲得授權,并在國內外發表高水平學術論文20余篇。

           了解中藥化學研究的人都知道,中藥的科學化研究一直都是個艱難的研究領域,特別是由于中藥化學成分在結構確定性和化學穩定性方面存在不少問題,中藥注射劑的開發更是難上加難。2007年以來,全國中藥注射劑重啟審批后,獲批新藥證書的項目屈指可數,樓鳳昌教授的銀杏內酯注射劑就位列其中,這對于銀杏葉的研究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雖然早在2000年和2004年,樓教授帶領的團隊就已經研究出了頗為令人矚目的銀杏葉片和銀杏葉膠囊,然而希望能夠率先研究出藥物最高級形態的靜脈注射針劑一直是縈繞在樓教授心頭的科研夢想,多年來,他也從未停止過探求?!般y杏的世界真美,我每天對著它,從來沒有疲倦過!”一談到自己鐘愛的銀杏,樓教授的臉上就洋溢著喜悅。功夫不負有心人,三十多年漫漫長路走來,汗水澆灌的夢想終于開花結果,樓鳳昌教授的愛人馬琴玉老師還清晰地記得,去年十月知道自己的研究獲批兩項新藥證書的那一刻,平時素來內向的樓老激動的振臂高呼:“我成功了!”那一刻,老人開心得就像個孩子!

           “科研事業就是他的生命”

           回憶起這三十多年來的陪伴和相濡以沫,馬老師笑著表示,“科研事業就是他的生命!”為了自己鐘愛的銀杏葉研究,樓教授常常廢寢忘食,有時候幾天不出實驗室,在擔任中藥學院院長期間,為了不耽誤自己的科研,他在辦公室旁邊設了一小間實驗室,一得空就鉆進實驗室做研究。退休后,樓老仍老當益壯,繼續活躍在中醫藥研發的第一線上,目前已有一項治療糖尿病的新藥獲批進入臨床研究。

           當被問到自己成功經驗時,樓老謙虛地表示,科學研究永無止境,自己還在不斷學習和探索,同時,他認為,一個優秀的科研工作者應多點“三心”,少點浮躁。所謂“三心”,指的是“專心、恒心、事業心”,這是一個科研工作者必須具備的心理素質。一個新藥從研發到獲批生產,周期長、風險大,少則五六年,多則十年甚至二十年,所以科研工作者要經受得了寂寞、挫折和金錢的考驗,在這個過程中,一個好的心理素質就尤為重要,否則,在市場經濟的大環境下,在財富與金錢的誘惑之下,易產生急功近利和浮躁的想法,這對于藥物研發這項事關百姓健康的科學事業來說,是十分危險的。

           回首三十年的銀杏研究之路,樓老表示,個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能夠體會,挫折和困難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常常很長時間里毫無進展,研究陷入停滯不前的狀況。有一次開會時遇到一個同樣是該領域專家的同行,在得知樓鳳昌教授仍在孜孜不倦地研究銀杏葉的化學成分時,這位專家語重心長地勸誡,這個研究領域是個“難啃的骨頭”,自己已經換了另一個研究方向,他同時勸樓教授應該趁早放棄,不要繼續浪費精力。樓教授當場就表示,自己選擇的研究方向再困難也會堅持下去,咬定青山不放松,任爾東西南北風!

           正是這份對科研事業的執著和認真,樓鳳昌教授的研究堅持走到了今天,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果。南京中醫藥大學天然藥物化學博士生導師唐于平是樓鳳昌教授最鐘愛的弟子之一,本科及碩博士階段均在樓老門下求學,在談到老師時,唐于平教授表示,樓老對自己的科研和人生道路影響巨大,無論是做事還是做人都是自己一生的楷模和榜樣。他回想當年求學時,老師甚至連實驗儀器的使用這種極細微的瑣事都手把手地教自己,堅決不允許有任何不規范的操作,老師對待科研事業這種極為認真和執著的態度也使自己受到耳濡目染,時至今日在科研的過程中也會同樣去要求自己的學生。

           教書育人桃李芬芳,“文體活動同樣在行”

           科研工作之外,樓鳳昌教授對于教學工作也同樣格外得細致認真。他常說,給學生上好課是教師的本份,無論你官做的有多大,無論你科研有多忙,課是一定要認真上好的。由于自己的普通話不夠標準,樓教授多年來總是堅持在上課前將授課講稿內容爛熟于心,對照每個字的正確發音一遍遍糾正自己的口音,這樣一遍課備下來常常已是深夜。

           幾十年的教師生涯,樓鳳昌教授一直這樣兢兢業業地辛勤耕耘在教學科研第一線,他指導的本科生、碩博士研究生目前分布在世界各地,為人類的健康事業孜孜以求地貢獻著力量,學生中有多人目前已是知名高校與科研機構的學術骨干和學科帶頭人。

    生活中,樓鳳昌教授是個樸素簡單的人,用馬琴玉老師的話說就是“沒有任何要求”。他性格溫和,為人友善,常常對馬老師說,我們看人要多看別人的長處,不要總盯著他人的缺點,要活得“陽光一點”。

           說起樓教授的業余愛好,熟悉他的人無不夸贊:“他文體活動同樣在行!”樓教授的排球打得好在中國藥科大學是出了名的,他認為運動可以保持充沛的精力和健康的體魄,可以調節緩和平日里緊張的科研工作節奏。除了打排球,拉二胡也是樓教授的“拿手絕活”?!拔依闹阜?、曲目全是從小自學的?!睒墙淌谡f,“沒想到竟慢慢迷上了這項樂器,這一拉,就是半個多世紀?!比缃駱抢弦咽菍W校的退休職工樂團中的“首席二胡演奏家”,悠揚動人的曲子,常常引來不少鄰居駐足欣賞。

           不過,馬琴玉老師還是覺得,排球和二胡再怎么也比不上他對銀杏的愛,就連兩個人晚飯后出去散步,樓教授都要隨身帶著一個袋子,為的是隨時可以撿拾銀杏葉。

           光陰荏苒,歲月如梭,雖已是花甲之年,樓鳳昌教授常常自嘲自己是老馬伏櫪、壯心不已,仍希望能再為中藥化學的科研事業多貢獻一份心力。近期,樓鳳昌教授已經被返聘到我校天然藥物活性組分與藥效國家重點實驗室,在這里,他將繼續孜孜不倦地投身于“銀杏世界”的科研事業中,繼續為自己畢生執著的夢想毅然前行。

    樓鳳昌教授科研工作照

    (供稿單位:宣傳部,撰寫人:劉華)

    玩秒速赛车的选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