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校學位論文“抄襲門”誰之過?

    作者:來源:瀏覽次數:1383發布時間:2016-09-19

           近段時間以來,有關高校學位論文抄襲的新聞事件可謂層出不窮,讓人看得眼花繚亂。繼山東大學、東北師范大學、吉林大學等高校發生多起論文涉嫌抄襲事件后,安徽大學歷史系“抄襲門”又現狗血劇情:安徽大學歷史系教授周致元指導的兩名07屆碩士畢業生劉英慧、魏峰均涉嫌大面積抄襲曲阜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張秋升指導的兩名06屆碩士畢業生孔凡華、孔宇,這種“同屆同門抄同屆同門”的神奇事件簡直讓人目瞪口呆。

           高校論文抄襲事件長期以來時有發生、屢見不鮮,但與以往不同的是,此次被爆出的“抄襲門”事件堪稱“登峰造極”:許多抄襲方除了個別詞語之外,論文主體、關鍵詞甚至致謝竟然一字不差。這種抄襲之“認真”程度不僅拉低了公眾對學術道德的認知底線,也暴露在學術論文的評定、監管方面存在嚴重漏洞。

           一波接著一波的“抄襲門”事件首先折射的就是高校學術道德的監管乏力。眾所周知,高校對學位論文的道德規范有著嚴格的要求,不僅要通過導師的反復檢查和作者本人的反復修改,還要通過學位論文不端行為檢測系統的檢測和校內、校外盲審等諸多檢查環節,制度上不可謂不嚴格。但就在這樣的重重關卡之下,仍能發生這么多戲劇性的“抄襲門”事件,這說明,一些涉及學術規范的制度性、程序性規定在執行層面存在嚴重漏洞,相關審查、監督機制缺乏有效運行,讓抄襲者可以輕而易舉的鉆空子。

           這里面首當其沖的就是導師責任的嚴重缺失,尤其是安徽大學這種同一導師名下兩個學生涉嫌抄襲他人論文的情況,“拿來主義”成為師門奉行的圭臬,導師的師風、學風和責任心恐怕是出了大問題。

           其次,“抄襲門”現象折射的更是學術道德監管的懲治乏力。其實,針對學術不端行為,教育部早已出臺了《學術論文作假處理辦法》,對處罰情形、方式都作了詳細規定,但要讓相關規定長出“鋼牙利齒”,還要依賴于高校和相關部門的嚴格執行。

           同時,要不斷提高抄襲者的違規成本,比如,可以將抄襲情況計入個人誠信系統,并對其就業、貸款等行為作出適當限制,讓抄襲者付出必要代價,增強威懾力。

           此外,必須樹立學位論文是導師和學生共同的聲譽載體的學術意識,論文出了抄襲這種嚴重學術問題,要嚴懲抄襲者及其指導導師。對于學術不端的行為必須出臺具有威懾力的規范,才能徹底鏟除學術造假、剽竊的生存空間,還學術一個明凈的世界。

    校報評論員  劉華

    玩秒速赛车的选码技巧